欢迎光临!耶稣爱你!上帝祝福你!
内容搜索
 奸淫  新年    祷告        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信徒生活 > 访谈时评 > 两个学医的女孩,和她们患癌症的老师

两个学医的女孩,和她们患癌症的老师

扫码阅读 来源:会员投稿 作者:常约瑟 2018-10-10 人气:... 我要投稿

八月里的一天,家里来了两位访客,薇薇安(Vivian )和 艾斯特(Esther),她们曾经是内子的小提琴学生。薇薇安七年前高中毕业后考入了南加州大学(USC)。艾斯特则在六年前考入了加里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(UCLA)。这些年来她们功课繁重,我们很少见面。几天前艾斯特写给我一个信息,说她与薇薇安想来看望我们,並请我们一起吃午饭。

两个女孩一进家门,就钻进内子的教琴室里四下环视:“这里一切都没有变。”她俩异口同声地说。谱架子还是放在屋子中央的老地方,那台百年历史的老史坦威三角钢琴还在,高中毕业时与老师的合影还挂在墙上……她俩仿佛回到了久别的家中,脸上溢洋着怀旧的笑容。

两个女孩在这里从最简单的乐曲开始拉起,一直到巴洛克时期的巴赫、韦尔弟,古典音乐时代的贝多芬、莫扎特,浪漫派音乐的萨拉萨蒂、门德尔松、维尼亚夫斯基、布鲁赫,现代派的葛拉祖诺夫、卡巴列夫斯夫……她们的琴声各自散发出独特的魅力。薇薇安的音色清纯迷人,富有艺术情感;而艾斯特的音色圆润饱满,极有感染力。每次我为她们弹钢琴伴奏都是一种享受。在音乐的熏陶下,她们从天真幼稚的小女孩,逐渐蜕变成为亭亭玉立、感情丰富、富有创造力的大美女了。

薇薇安的选美大赛

我们坐在沙发上,内子对她们说:“我看到你们一起去东南亚旅游的照片了,你们一定玩得很开心吧?”每当看到她们在脸书上贴出新照片,内子和我都会仔细端详,心里充满感恩。她们就如同是我们自己家的孩子一样,在成长中的点点滴滴都会牵动着我们的心。

薇嶶安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,一周前当她与艾斯特正在印尼巴厘岛渡假时,接到凯撒医疗集团的通知,她被录取为正式员工了。能够进入这个美国最大的医疗机构工作,是许多学生的梦想。薇薇安在大学里获得的硕士学位正是医疗管理,她的具体工作将注重于如何提高集团医疗服务的效率与质量。

听到薇薇安能够在众多申请者中脱颖而出,我一点也不惊讶。这个从五岁就开始跟内子学习小提琴的女孩,求知欲旺盛,浑身充满了创造力,就像她演奏小提琴时总是给听众带来意想不到的感动,她在生活中也总是寻找挑战。

三年前我接到正在南加州大学读书的薇薇安的一通电话。她告诉我,她想参加邻近一个城市的才艺选美大赛。我问她为什么不务正业去参赛,她说若是赢得比赛,她可以领到一笔可观的奖学金。因为是才艺选美,她请我帮她选一首合适的小提琴曲目。

我们最后选了法国作曲家圣桑写的《引子与回旋随想曲》,因为它感情奔放,情绪大起大落,很能触动人心。原曲长达八分钟,但大赛规定表演时间只有一分半钟,我不得不忍痛删节成一个缩减版。她演奏成功,荣获了市选美大赛冠军。

几个月后,薇薇安又打电话来说,她要参加全加州选美大赛。她说她的选美顾问要求她重新选一首小提琴曲。这次我建议她拉《辛德勒的名单》,因为这是一首催人泪下的乐曲。据说她在舞台上淋漓尽致地把乐曲呈现给观众,打动了评委,最终她荣获2015年加州小姐选美大赛的前十五名,并获得了才艺特别奖。

这次薇薇安的来访让我们最感欣慰的是,她现在开始学习在每餐之前祷告。她告诉我们,没有上帝的眷顾与恩典,她是不可能有机会进入凯撒医疗集团工作的。由于时间的关系,我没有机会细问。

艾斯特令人惊讶的面试

正当我们聊的起劲,两个女孩提议,午饭的时间到了。她们要请我们来到离家不远的一家韩国豆腐堡餐厅,边吃边聊。内子关心地问艾斯特:“你申请学校的事情有结果吗?”艾斯特两年前大学毕业后,积极参与教会宣教,去到墨西哥、洪都拉斯。但我们不知道她的长远计划是什么。

“这就是我今天想来当面向你们分享的事情。”艾斯特兴奋地回答:“我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牙医学院录取了!”

“太棒了!”我和内子异口同声地叫道。我们之所以也这么兴奋,是因为我们知道这所学校师资雄厚,有八位教授曾获得诺贝尔奖,是世界著名的生命科学及医学中心,其临床医学位列世界第二、生命科学位列世界第三,是许多精英学子梦寐以求的目标。

“你在大学里的GPA成绩单一定很好吧?”按常理来说,没有一个超群拔类的大学成绩单,以及在全国统一的牙科医学院入学考试中获得高分,是不可能被入学率仅为5%的这所顶尖牙医学院录取的。

出乎意料的是,艾斯特的GPA并不是最优秀的。那怎么可能?我暗自思忖着,半开玩笑地问她:“那么是不是你在与考官面试时,和安德烈一样提到了你会拉小提琴?”

安德烈(Andrew)是内子另外一个昔日的小提琴学生。他是一个品学兼优的男孩子,哈佛大学毕业后去了纽约的一所医学院读书。医学院毕业后他在面试眼科手术专业时,提到了他因为从小拉小提琴而训练出一双灵巧的手而被录取。当时我与内子听得啧啧称奇。

不料对我的半开玩笑,艾斯特竟然笑着点头默认了!

面试是医学院或牙医学院审查考生的最后一道关卡。看上去简单,实际上令人莫测,因为你不知道考官会在现场临时向你提什么问题。许多过五关斩六将的考生,最后面试时功亏一篑。

以下就是艾斯特讲述的面试过程:

我太紧张了!面试之前,我花了许多时间做准备,例如我为什么选择牙科作为职业,为什么我喜欢这个学校,我对牙医学未来发展的看法……但是在整个面试过程中,我竟然没有机会对面试官谈起任何我费尽心思准备的内容。

面试官是学校的一名女研究员。她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我的爱好是什么。当然,我不得不谈论小提琴,因为这是我童年时所做的一个重要选择,我告诉她,我是如何几乎每天坚持练琴,平时不只是要在独奏会上表演,还要参与讲习班、大师班、无数的比赛、管弦乐队和室内乐。我还告诉她,我是怎么去保加利亚参加那里的音乐节。

面试官很感兴趣地听,以至于我花了太多时间在讲古典音乐。她很好奇为什么我不选择音乐作为专业,她不停地询问我关于古典音乐如何塑造了我的个性,以及它如何训练我的手变得灵巧敏感,这在牙科方面显然非常重要。回答这些问题对我来说太容易了!小提琴教我学会耐心、毅力,並追求我仰暮的价值观。

她还问我:“我想这一定是很难持之以恒,特别是当你面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曲目吧?在你学习小提琴时,你需要克服的难度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”

听到这个问题时,我傻了。在我学习小提琴的那些日子里,对我来说最困难的事情,不是去拉一首难度高的协奏曲,而是当我感到自己仿佛是戴安娜老师家里的一员时,你患上了末期癌症。但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在精神不崩溃的状况下,有勇气告诉面试官这个故事。我本来可以给她一个简单的答案:牺牲自己的时间坚持练习与上课,参加竞争激烈的比赛等等,但当时突然有一个神秘的冲动让我敞开心扉,把我的脆弱在面试官面前赤祼祼地暴露出来。

相关搜索:女孩 癌症 老师

发给好友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挑错】 【评论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 【投诉

最新文章

图文文章

热点推荐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奉献支持 | 网站留言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今天是:
Copyright © 2008-2024 JDFY.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基督福音网 
如今常存的有信,有望,有爱;这三样,其中最大的是爱。